<address id="fllll"><listing id="fllll"><menuitem id="fllll"></menuitem></listing></address>

    <address id="fllll"></address>

          首頁 > 將進酒Bar > 正文

          花間公子溫庭筠:那一場風花雪月的惆悵清狂

          2022-04-25 09:27 來源: 中國財富網????? ? 作者:九公子的拿鐵 0

          分享至

          唐朝,瑞氣祥云初盛,詩情畫意正濃,是個高產詩人才子的時代,而溫庭筠便正是這其中的一束微光,照亮了無數人的歲月。

          若有若無的時代回音里,是誰把酒當歌,揮毫亙古情懷?又是誰獨守清窗在潺潺傾訴萬般情愫?尋著風,撐一支長篙漫游在詩河里,去探那花間公子的一尾竹葉。

          1.png

          溫庭筠,原名岐,字飛卿,公元812年生于山西太原。

          談起他的身世,那可不一般,他乃唐太宗時宰相溫彥博之裔孫。

          后雖家道中落,但他依然在書香浸染中長大,自小就顯出了讀書識禮的天賦。據《唐才子傳》所言:(庭筠)少敏悟,天才雄瞻,能走筆成萬言。

          在他八歲時,本來幸福無憂的童年卻迎來了人生的第一個坎,日日教誨他的父親逝世了。自那時候起,溫庭筠便和母親相依為命,而這也激勵了他,愈發勤學苦讀。

          每日,他于庭落里研究書卷奧秘,平日無事便“有弦即彈,有孔即吹”。天賦加上勤奮,他琴棋書畫、詩詞歌賦樣樣精通,成為遠近聞名的才子。

          (來源:攝圖網)

          溫庭筠揮毫即可成詩,在江湖上贏得了兩個名號:一曰“溫鐘馗”,相傳溫庭筠相貌奇丑,形似鐘馗,但這依然擋不住無數貌美歌伎將其引為知己;二曰“溫八叉”,得名于他才思艷麗,工于小賦,每入試,押官韻作賦,只需八叉手便可詩成。

          盡管沒有英俊的面容,依然不影響他獨特的人格魅力。顏值在才華面前終究不過是那錦上添花的事兒,即便沒有這花兒又如何呢?畢竟溫庭筠這妙筆是能生花的。

          由于名門顯貴的關系,溫庭筠在長安結交了很多“五陵少年”,在平康坊的亭臺閣樓里,經??吹剿麄兎攀幉涣b的身影。

          后來溫庭筠因“玲瓏骰子安紅豆,入骨相思知不知”這樣動人的詩句名聲漸顯,更是結交了莊恪太子,成為了太子陪讀,可謂前景一片大好。

          溫庭筠本以為有了太子這個“靠山”,便可在仕途上柳暗花明。但沒想到,兩人日日歡歌的酒中人生卻成了溫庭筠仕途上的一道雷。

          不久后,朝堂上就有人彈劾太子只知享樂游玩,建議廢太子?;实勐勓源笈?,便將莊恪太子禁足在宮中。莊恪太子遭此大變,終日郁郁寡歡,后憂憤而死。

          由于溫庭筠之前與太子走得太近,加上生活自由散漫,名聲也越來不好。

          溫庭筠雖生性瀟灑,依然沒能舍去入世建功立業的想法,自27歲便開始了漫長無期的科舉之路。在唐代看重“德”的官場中,他的滿身才華未能敲開科舉仕途的大門,屢試不第,成為了科舉“釘子戶”。

          于是,溫庭筠開始“破罐子破摔”,抱著“既然無法在考場實現抱負,不如將才華施與他人”的想法,在代考的路上一去不復返,甚至在考官將他安排在前列并另設遮簾的情況下,還能助八人科考,成就了不少人的仕途,也成就了他“天下第一槍手”的稱號。

          是金子總會發光。終于,在溫庭筠年過五旬時,遇到了“伯樂”,襄陽節度使徐商欣賞他的才華,請他做了幕僚。

          然而,在江河日下的晚唐,官員貪腐的現象已是常態,像溫庭筠這樣憤世嫉俗、剛直不阿的人,終究無法能夠磨平棱角去迎合世俗權貴。他在官場中不懂得虛與委蛇,只能成為棄子,一生仕途潦倒,只任過幾次芝麻小官。

          溫庭筠在前往襄陽途中所做的“雞聲茅店月,人跡板橋霜”,述出了他與寒霜相伴一生——終究是個孤獨的趕路人罷了。

          溫庭筠至情至性、恃才孤傲的性格注定了他無法在仕途上取得高就,但他從來沒有停止過抗爭,留給后人的不僅是他那“側詞艷曲”,還有作為花間公子的錚錚鐵骨。

          2.png

          相傳長安城邊有一小女娃,名喚魚幼薇,“性聰慧,有才思,好讀書,尤工詩”,在長安城中素有“詩童”的美名。

          “小姑娘,在下乃溫庭筠,冒昧前來只為一睹姑娘詩文風采?!?/span>

          “您就是有才滿京城的溫飛卿先生?幼薇見過飛卿先生,還請飛卿先生賜教?!?/span>

          “適才我來的路上,正值柳絮漫天飛舞,不如就以江邊柳三字為題,作詩一首如何?”

          “這有何難?”

          翠色連荒岸,煙姿入遠樓。

          影鋪春水面,花落釣人頭。

          根老藏魚窟,枝底系客舟。

          蕭蕭風雨夜,驚夢復添愁。

          兩人以柳初遇,一首詩讓溫庭筠認可了魚幼薇的詩情才華,而后便將十歲的她收作學生。

          在長期的相處中,溫庭筠在魚幼薇心靈的荒地上植下了綠園,兩人亦師亦友,而幼薇對他漸生情愫。

          異地之時,魚幼薇多次修書遙寄心中的牽掛,“幽棲莫定梧桐處,暮雀啾啾空繞林”“苦思搜詩燈下吟,不眠長夜怕寒衾”。

          佳人含苞待放,才子已垂垂暮年。當他們再次相見,魚幼薇十四歲,容顏絕麗,飽讀詩書,脫口珠玉,成為大唐四大才女之一。

          (來源:攝圖網)

          癡情的魚幼薇向溫庭筠表白了心跡,但溫庭筠此時已五十多歲,年長幼薇三十二歲,且囿于世俗禮法,他終覺得此事非君子之為,不忍辱沒了魚幼薇。后借官職調動躲避這段情感的糾葛,并將幼薇介紹給了狀元李億。

          溫庭筠原以為這樣魚幼薇就能有一個衣食無憂的人生,不想卻所托非人,正是這一步之差,魚幼薇的人生有了不一樣的結果。

          魚幼薇嫁與李億為妾后不久,不容于李億正妻,而李億為了前途賜魚幼薇一紙休書,送往了咸宜觀。

          魚幼薇心灰意冷,改名為“玄機”,也是在這時,她寫下了那句“易求無價寶,難得有心郎”。她在自己的道觀門口貼上“魚玄機詩文候教”的告示,向世俗發起挑戰,邀約天下有才情和膽量的男人。一時間,她的道觀門庭若市,聚滿了長安的名流文士,他們在與魚玄機相擁相伴中品茶論道、煮酒談心、切磋詩藝。

          自古紅顏多薄命,后來,魚玄機因妒殺侍女被捕入獄,被判死刑,終年27歲。對于她的死亡,《北夢瑣言》只記載了一句話:“竟以殺侍婢,為京尹溫璋殺之?!?/p>

          遠在千里之外的溫庭筠聞此訊后痛心疾首。不知若是重來一次,溫庭筠是否會放下世俗的偏見和魚幼薇相伴余生。

          在魚幼薇看來,溫庭筠于她是山巔之雪,云中明月,觸之不及。她的一生只為追求有心郎,并敢于沖破世俗禁錮;而溫庭筠雖然在詩詞中寫盡春閨情緣,但在面對感情時,不過是個束手束腳的人。

          3.png

          山月不知心里事,水風空落眼前花,搖曳碧云斜。”愛著一襲白衣的溫庭筠總愛倚靠在窗邊,時而吹一支抒情的笛曲,時而酌一杯美酒,時而賦一首深情的詩詞。

          白居易曾說過,“百事盡除去,唯余酒與詩。”而溫庭筠就正是這么一位酒中仙,在他看來,酒中藏了萬象,一壺酒下肚,創作的靈感便如泉涌。

          溫庭筠精通音律,詩詞兼工。文筆與李商隱、段成式齊名,三人都排行十六,故合稱“三十六體”詩。他與李商隱齊名,時稱“溫李”,其詩辭藻華麗,秾艷精致。

          那是一個秋風颯颯的清晨,黃葉飄零,溫庭筠立于一荒涼古堡,在此地送友人遠別。兩人告別后,目送乘著友人的孤舟漸行漸遠,入目皆荒涼的心境勾起了他賦詩的念頭,一首《送人東游》便揮毫而成。

          荒戍落黃葉,浩然離故關。

          高風漢陽渡,初日郢門山。

          江上幾人在,天涯孤棹還。

          何當重相見,尊酒慰離顏。

          此詩逢秋而不悲秋,送別而不傷別。詩里稍事點染深秋的蒼涼氣氛,便大筆揮灑,將山高水長、揚帆萬里勾勒而出,這是他對友人的期盼,也是他一生所念所想。他看似是醉生夢死的游戲人生,一生所求不過是建功立業而已。

          (來源:攝圖網)

          國家不幸詩家幸,賦到滄桑句便工。”溫庭筠在仕途上得不到的認可,命運從文學上給予了加倍補償。后蜀趙崇祚編選的《花間集》開卷便是他的六十六首詞,中國詞史上第一個流派“花間派”從此誕生,他也成為了花間派鼻祖。

          溫庭筠是第一個專力填詞的文人,讓詞成為正式的文學體裁。他的詞多寫花前月下,閨情幽怨,構思精巧,語言含蓄,詞風香軟艷麗,濃妝重抹,充滿脂粉香澤,在藝術上有獨到之處,給后人讀者帶來美感與情感的無限聯想。

          清代的《詞選序》這樣評價溫庭筠:“唐之詞人,溫庭筠最高,其言深美閎約。”明朝文人更曾掀起溫詞熱,甚至出現過“人人讀花間,少長誦溫詩”的盛景。

          2011年,《甄嬛傳》熱播,溫庭筠的《菩薩蠻》成為插曲,在大街小巷傳唱,陶醉了無數觀眾:

          小山重疊金明滅,鬢云欲度香腮雪。懶起畫蛾眉,弄妝梳洗遲。

          照花前后鏡,花面交相映。新帖繡羅襦,雙雙金鷓鴣。

          歷經千年時光,這首花間詞代表作依然煥發著動人的魅力。

          4.png

          世人皆嘆溫郎一生懷才不遇,但他那樽酒花前的風流何又不稱得上是另一種快意人生。在中國詩詞史上,世人會永遠為花間公子準備一壺酒,供他吟出絕代風華!

          溫庭筠一生躊躇滿志,常出入于文字內外,游弋于山河之間。作為山西太原人曾兩次入蜀,并在稱為文化盛都的長安以及襄陽居住過很長的時間,黃河、長江文脈孕育出了這一位曠世奇才,而他也用手中的筆墨為山河添色,為中華文脈的賡續滴入了自己的心血。

          他踏遍江山,早已看慣了歲月變化,人生最快意之事不過是與友人暢飲一杯。在他的筆下,與友人離別是“酒酣夜別淮陰市,月照高樓一曲歌”,人生失意是“從今虛醉飽,無復污車茵。”在他看來,酒中藏了萬象,古今多少事,不過付諸這一樽酒。

          曾兩次入蜀的溫庭筠,在蜀地佳釀“重碧酒”的陪伴下遍賞山水風流,創作出名垂千古的文學佳作。如今,這樽美酒,隨著悠悠文脈,緩緩細流,跨越千年,成為了民族品牌“五糧液”,浸潤了中華文化的韻味。

          (來源:攝圖網)

          從唐代詩人杜甫以“重碧拈春酒,輕紅擘荔枝”的佳句贊譽的“重碧酒”,到北宋詩人黃庭堅稱頌的“姚子雪曲”,再到明清時期走入尋常百姓家的“雜糧酒”,五糧液承載著中國厚重的文化底蘊,酒味醇厚悠長,醉了無數文人。一壺在身,可馳騁于沙場之上,舞劍于江湖之內,陶然于情感之中。這一杯濃香醇厚,喝的是情懷,品的是回憶,嘗的是文化。

          人生短暫,千帆過盡,不如暢飲一杯,恰如溫庭筠一生瀟灑不羈,在酒味中品嘗生活百態,在詞中寫盡紅塵世事。



          執筆:張望舒

          統籌:李耀威 閆梅

          編輯:謝玥

          監制:雨天





          責任編輯:閆梅

          關注中國財富公眾號

          微信公眾號

          APP客戶端

          手機財富網

          熱門專題

          YY视频,国产免费午夜福利在在线,小小影视网在线观看电视剧
          <address id="fllll"><listing id="fllll"><menuitem id="fllll"></menuitem></listin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fllll"></address>